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都市 > 暴君独宠汐奴 > 暴君独宠结局 暴君独宠番外

暴君独宠汐奴 暴君独宠结局 暴君独宠番外

作者:慕容湮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0-24 23:02:12 来源:本站

本书已经出版,这里阅读,.yunxs./yq/8610/

訾汐步入屋内之时,只见陵王赤着上身,左手胳膊上包扎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上面渗着丝丝鲜红的血迹。

站在床边,她垂首凝望陵王闭目的脸庞,她担忧地问了声,“王爷,伤好些了吗?”

床上之人没有任何反应,仍旧双目紧闭,若不是张管家说他已经醒了,她会以为此刻的他仍旧昏迷不醒。

既然他不开口说话,訾汐便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的思绪与惊疑。

陵王的眸子突然睁开,冰凉地注视着正在打量自己出神的訾汐,“在想什么?”

訾汐被他突然睁开地眸子一骇,脸色僵硬了片刻,才怔怔地说,“王爷冒死赴火海救訾汐,为的是什么?”

“本王也很费解。”他淡淡的眸子中闪烁着轻微地费解之色。

看着他,又看看他肩上那刺目的伤,她俯身坐在床榻边,指尖轻轻抚过他肩上的伤口,“我自有记忆以来,从来都是被人利用来利用去,也推来推去,从来没有人为我以身犯险。”即使是宫蔚风也不曾有过,他只会一味的退让。

陵王清然地眸子对上訾汐那双真诚而自嘲地眸子,静静地听着,目光也由最初的清然转变为怜惜。

“陵王你的出现,让我不敢置信,我想过任何人会冲进来救我,独独没有想到会是你。不论你处于何种目的来救我,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想要的,不是你的报恩,懂吗?”他探出那只受了伤的手,轻轻抚摸上她那略显苍白的脸。

感受着脸颊上那丝丝温度,不再如以往那般冰凉,她的心跳不由加快些许。

“你真的将本王的爱鹤煮了吃?”他问。

听到这里,她一愣,随即笑着说,“王爷当我的心如此狠,白鹤不过病了,我打算去灶房煎药,谁知……一不小心,害得灶房着火了,险些送命。”

“傻丫头,煎药这事也需要你操心?”

“我可是王爷的鹤奴,白鹤病了我当然要负责。”

“这话说的动听,那为何每日都那样大胆,敢与白鹤在园中互相殴打,不怕本王一怒之下休了你。”

“你不会。”訾汐肯定的三个字说出口,自己都愣住了,她凭什么这样肯定,陵王的为人作风她不是不知道的。可是内心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让她相信他,声音她便相信了。

她缓缓倾下身子,靠在他那*的胸膛之上,感受着他心房之上那强健有力的心跳声,“从皇上答应给我安宁那一刻,我便将心中所有的杂念都放下,对宫蔚风的怨与情,对皇上的痛与恨,对端木矍的愤与哀……我以为自己将终其一生在陵王府,再也不用承受皇权中那缭乱的纷争。顶多要面对的不过是陵王府上下对我异样的眼光,陵王你偶尔对我的嘲讽,姐姐时不时的刁难。”

说到此处,她感觉到一双手臂渐渐环紧了她的身子,拥着她的手臂那样温暖,令她不舍得挣脱。

“一个女人,不论爱不爱她的丈夫,却都会在乎他对自己的态度,我亦如是。当你冲进火海,将我抱起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再也脱离不开这个怀抱了。这样突然的转变,我不知该欣喜还是害怕,欣喜的是我的丈夫原来肯以身犯险救我于火海之中,害怕的是又是一卷进皇权的纷争,再一次被人利用。我不知,该如何抉择,你能告诉我吗?”

感觉到手臂渐渐收拢,被圈禁在怀的她有些透不过气来,而她的泪水犹自打落在他的胸膛之上而不自知。

“我想逃开,却逃不开,信你就想当初信他一般。明知最终会受伤,仍不顾一切的去相信,我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会用尽全力去坚持。你不需要给我承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当訾汐的话结束后,一室寂静无声,唯独剩下那袅袅青烟弥漫,四周充斥着悲伤之感。

“从今往后,陵王府便是你的家。”陵王终于开口,那清冷的声音中隐含着丝丝柔情。

家。

訾汐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字,她从来未曾仔细想过家这个字的意义,更没有奢望过。

而今,他是在对她承诺一个家吗?

一个妾,能有家吗?

第五十一章:訾汐有孕

后来的日子中,訾汐竟然没有再听到任何有关于她的风言风语,下人对她更是毕恭毕敬,这其间摆脱不了陵王对她的宠爱,三天两头都会去兰蔺居,还时常带着她出府游玩,即使是陵王妃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待遇。

而陵王妃却日日到佛堂内诵经念佛多日,也并未在对訾汐突然间的得宠有诸多怨言,更无任何行动。

众人都纷纷猜测着这陵王府的女主人是不是要变了?

而訾汐如今却再也无法抽神想这些,而是在担心自己的葵水,已经推迟了整整十二日了。心下不免有些担忧,心情也不自觉地烦躁了起来,甚至隐隐有些担忧。

“夫人,您的脸色苍白,要不要进屋歇息一会?”真希看着她浑身无力的摸样,关心地问。

訾汐揉了揉昏沉的头,忍住胸口那分窒闷,点点头,由着真希的搀扶进屋歇息。走至床边,訾汐无力的躺下,突觉下身一个软软的东西被她压着,疑惑地起身,掀开被单,赫然见一直浑身鲜血淋漓的黑猫已惨不忍睹,一双墨绿色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她。

她一声惊呼还未呼唤出口,便已晕倒在地。

“恭喜王爷,夫人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

这是訾汐意识恢复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也瞬间将她那昏沉的意识惊醒,却仍机闭着眼睛未睁开,心中顿时五味参杂,这些日子一直在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她根本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

手掌不自觉地抚上小腹,仿佛感受到孩子在腹中颤动,她的表情渐渐由最初的苦涩转为幸福地微笑。

这里有她的孩子……

“王爷放心,夫人不过惊吓过度,开一些安胎补品便可压惊,身子虚弱无力是初孕的正常反应,可能会胡思乱想,也可能会脾气暴躁……”大夫说了一连串的话语,訾汐没有听进去,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

“王爷认为她腹中之子是您的?”陵王妃的声音幽幽地打断了大夫的嘱咐,更让在场所有人都冷冷地抽了口气。

“一个来月,算算日子,不正与她在宫中过夜相吻合吗?说不准,这孩子另有其人!”她在“另有其人”四字上加重了几分音,别有深意。分明让所有人都朝另一个方向想去。

“王妃,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真希愤怒地打断,那语气像是丝毫不畏惧此刻自己是个奴才,“夫人她绝对不会做出背叛王爷之事。”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你又了解她多少,拿什么资格说出绝对二字?”陵王妃厉声斥道。

“王妃隐藏多年的真面目终于瞒不住了呵……真希大胆揣测,王爷,今日夫人榻上的死猫极有可能是王妃指使人做的,这个府上与夫人有如此深仇大恨的人,寥寥无几。”真希那大胆的猜测与不怕死的语气让周围的人皆是一阵讶异,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怀汐夫人腹中之子很可能是皇上的……

放死猫如此卑劣的行经是王妃所做……

而訾汐则是呼吸平缓地听着她们那声声对峙的争吵声,心中不由泛出冷冷一笑,风言风语她早已习惯,外人如何看她早已经不在乎。

她,只求问心无愧罢了。

陵王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冷声道,“够了,都滚出去,不要吵了她歇息。”

“王爷!”陵王妃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陵王打断,“訾宸,你的温婉贤淑呢?如今只剩下这歇斯底里了?”

“王爷以为我的温婉贤淑是为谁?我的歇斯底里是为谁?”她讽刺一笑,含着隐隐泪光愤然转身,破门而出,空留那一室寂静。

屋内惊诧失神的众人在陵王妃离去那一刻也纷纷识趣的退了下去,心中充满了惊疑……看来,陵王府的女主人地位开始动摇了!

第五十二章:易碎的情愫

屋内突然间静谧地无声无息,仿佛这一刻唯有她一人独处于房内,但是她能感受到除了她还有另一个气息的存在。她不知道,为何对陵王的气息竟是如此熟悉,就像与他认识了好久好久一般,但他们在一起不过数月……

数月罢了,就能让这样一个冰冷无情的他不顾生死冲进火海救她吗?若她真有这个魅力,为何失忆之前却与这个陵王一点交集都没有呢?

“还装睡吗?”陵王的声音突然闪入耳中,她这才缓缓睁开眼,迷蒙着凝望陵王那双清然的瞳子,“你怎么知道……”

“真是个傻丫头,瞧瞧你的手抚在肚子上都不肯放下了。”他蹲在床榻边,正好平视她,温厚的手掌宠溺地抚摸上她的脸颊。

訾汐不自在的一笑,却是笑的勉强。沉默许久,问,“你也这样认为吗?”

“怎样认为?”陵王问。

“诚如王妃所说,我腹中之子另有其人。”

陵王淡淡一笑,“孩子,是我们的。”

孩子,是我们的……

这句话让訾汐隐忍多时的泪水终于决堤。

陵王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却不知为何,却越拭却越多,那晶莹的泪珠湿了他的指尖,“傻丫头,哭什么呢!”

“不知道,只是想哭。”不知为何,此刻的她似乎得到了久违的幸福,舍不得放开,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她沉浸在这片刻的温柔中。

即使,即使这可能是一场温柔陷进……

她仍旧想要不顾一切的跳进去,付出自己的真心。

不敢相信,短短数月的相处,她就能爱他到如此地步吗。还是她原本就爱宫蔚风不深,所以那么容易就将对他的情丝斩断,转而爱上陵王吗?

他被她那悲伤却动容的表情而震惊,那双眼睛是无比的信任与坚定,更暗藏了无限的挣扎于情意。心头隐隐被什么东西扯过,他却立刻忽略过去,另一手轻轻抚上她的小腹,低声说,“本王的第一个孩子。”

这句话,像是点醒了訾汐,对呀,这腹中怀着的是他第一个孩子。

既然她能怀,为何陵王妃不曾怀过?听下人提起过,在她来之前,陵王夜夜都与王妃同房共寝,那么是陵王妃身子弱?可看上去并不像……

陵王看着神游的她问了句,“在想什么?”

“这一个多月来,我真的很开心。”她低喃,“但愿,能如此开心,终此一生。”

他看着她,苍白忧伤的脸,久久不能言语。

而她也侧首凝望着他良久,却在心中默默念着:即使是骗我,也求你能够骗我一生。

殊不知,他们之间那正在悄悄蔓延的情愫,是那么脆弱。

脆弱到,只一句话,便能打碎。

第五十三章:有舍才有得

在安胎期间陵王常常允许她出府,至城东郊的万安寺求佛,听一位得道高僧讲座,许多达官贵人的夫人与千金小姐都会去听,据说听这位高僧讲佛能使人心情平静顺畅,屏去心中诸多杂念。

为了安胎,大夫提议訾汐上山去听讲座,因为现在她的情绪似乎很不稳定,常常会突然间胸口窒闷难受,突然间眼泪便落下,这种异样的情绪让大夫手足无措,便出此下策。訾汐在陵王的陪同下去了几日,效果稍有缓和,后来的日子里她便常到万安寺去,陵王不可能日日有空陪她同去,很多时候都是真希伴她前去。

寺内香火正旺,许多大官显贵都协同家眷前来求签,訾汐在内堂听完课后心情渐渐好转,来到佛前求签。

当訾汐拿着一支签准备去解签之时,只见一名绿衣女子解完便满面喜色地起身,看来是个好签。

这个女子她常常在堂内见到,她每回都坐在第一排,高僧讲完之后她便会很积极地上前询问着什么,态度十分认真诚恳,所以訾汐对她记忆尤深。

訾汐将手中的签递给大师时,他面色一僵,凝视着它许久才缓缓吐出几个字,“轮回。”

“轮回?”訾汐诧异地重复一遍。

“贫僧解签五十载,从来未曾见过轮回之签。”他喃喃一番后,訾汐即刻问,“轮回之签何解?”

他盯着那支签沉默许久,才缓缓一叹,“浴血凤凰,还魂重生。”

“我不懂,还请大师明示。”她隐隐感觉到什么,心情异常焦急。

“姑娘您想续前世之缘,可今生,却仍是一段孽缘。还望姑娘不要如此执着,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大师将签递还给她,黯然一声叹息,便起身而去,不再解签。

訾汐怔怔地看着大师的背影离去,口中重复着那句,“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垂首凝视手中之签,心口突然一阵窒息般的疼痛。

她不懂,仍旧不懂。

舍得舍得,她究竟要舍得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夫人,马车已在外等候,该回府了。”真希小声提醒着,对于大师那含糊不清的解签也是一番懵懂不解,可隐约觉得是个不吉之签,便也不敢多提。

收回神思,訾汐便朝庙外走去,才迈出门槛,便又见那名绿衣女子,恰好对上她那双灵动的眸子,訾汐深觉眼熟,却又想不起到底在何地见过。

“蔚风。”娇柔一声呼唤,将訾汐才移开的视线再次拉回,她瞅着那女子满面红润的冲着那一袭白衣正朝此处信步而来的男子呼唤着。

原来她是青岚公主,想来她们是曾有一面之缘的,只不过她是躲在布帘之后隐约见过她,难怪会眼熟。

宫蔚风也看见青岚公主身边立着的訾汐,面色愣了一下,而青岚则是满脸含笑地说,“今日我求了个上上签,蟾宫月殿桂飘香,玉箧团圆万里光;六水三山归镜裹,无瑕一片挂穷苍。”

看着兴趣高昂的青岚,宫蔚风轻轻一笑,接过她递来的签,目光却依旧凝视訾汐,“怀汐夫人也来万安寺求签吗?”

听到怀汐夫人四个字,青岚公主立刻将目光投放至身边的女子身上,眼中满是审视的意味。

“臣妾参见青岚公主,参见宣王。”訾汐福了福身,“近来情绪不稳,经大夫嘱咐,便来此听大师讲课,才数日便见成果。”

青岚公主不疾不徐的接话,“原来你就是皇叔新纳的妾室,这番模样却不似外边传言那般,倒有几分蕙质兰心的模样。听闻你如今已有孕在身,皇叔他终于后继有人了。哪似你姐姐,入府七年都……”

“青岚。”宫蔚风淡淡地打断她继续说下去,青岚公主撇了撇嘴,很听话的闭上了嘴。

第五十四章:轮回转世

“臣妾运气好罢了,公主今日求了个上上签,想必是好事将近。”訾汐一笑,丝毫未将她的话语放心上,倒是诧异青岚公主这率直的性子,倒不似那心机深沉之人,想必宫蔚风与她在一起会轻松自在许多吧。

青岚公主一笑,“方才好像见你也求了签,是什么?”

訾汐犹豫一下,才将签递上前给她看。

“九十九签?这不是……”青岚公主一愣,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宫蔚风却突然道,“时辰不早了,该回府了。”

不再说话,领着青岚公主就离去,似乎有匆匆离去之态。

訾汐看着青岚公主与宣王那远去的身影,满腹狐疑,想起宫蔚风似乎有意打断青岚公主接下去的话。他有祖父遗传的灵力,能观天象,卜未来,知过去,必然也是知道这签的含义的。

可他却扯着青岚公主匆匆离去,难道这签真的有问题?

真希看着她那恍惚失神的模样,便看出了她的心神不宁,立刻道,“夫人,此等迷信可不得信,您如今有王爷的幼子庇护,即使有灾难也会逢凶化吉的。”

訾汐勾了勾嘴角,“但愿如此……”

倾国倾城媚百生,六宫粉黛尽无名;

马嵬山下魂飞去,至今明皇长恨情。

訾汐失神地坐在案前,凝视着桌上平铺着的一张纸,纸上的那首诗是她翻遍了陵王整个书房才从解签书上找到的第九十九签,便将其记在心中后写至纸上。

短短数言却也让她明白了为何宫蔚风与青岚公主会有那般异样的眼神,想必都是知道这签的。

她虽然不懂解签,但从这诗上面却不难发现其中包含着的深意,光从字面上的理解便知这是个下下签。

杨贵妃,马嵬坡……

这段爱情悲剧早已成为绝唱,有谁人不知这段令人唏嘘惋惜的爱情?

而大师他那句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以及那前世之缘,今生孽缘。

他到底想要对她说什么,还是这一切真的与她那些奇怪的梦境有关?

“王爷!”门外传来真希那恭敬地呼唤声,訾汐忙将那张纸折叠起来收起,起身强拉笑意迎视着迈步而入的陵王。

“怎么脸色如此苍白。”陵王看着她脸上那勉强扯出笑容的模样蹙眉而问。

她探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终于还是将笑意收起,“妊娠反应严重罢了。”

“是妊娠反应还是道人的妄语?”陵王渐步上前,手臂亲昵地揽过她的肩膀,走至榻边。

“王爷是听真希说的吧?”

“世上那些盗世欺名的骗子多了去,却没想到你也如此迷信。”

訾汐紧扣十指,垂首沉默一会儿,“你信前世今生,轮回转世吗?”

“本王不信。”他的声音似乎很肯定。

“你若不信,为何当初所有人都认定元妃便是汐筠郡主的那一刻,你也动摇了。那夜,在念汐宫外瞧见你徘徊不定的身影,我想,你是想看看元妃罢。其实你也曾怀疑相信过这世上真有转世重生。(详见第一卷,第七十五章,可以结合后文看出陵王当时的心境)”她说这话时,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些什么,可是无奈那清冽的瞳子中永远让人无法看透任何。

“那么久的事,你竟还记得。”他的手抚上她那乌黑的发丝,“没想到那臭道士的话竟能影响你如此深,以后你还是少去万安寺,免得整日胡思乱想。”

对于他那不着痕迹回避问题的态度,訾汐张了张口,却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那一夜,他们相拥入睡。

倚在他怀中的她,却是一夜未眠,心中想了许多许多……

第五十五章:祸及安王

翌日,突闻一个消息,主导华兰、明珠、清荷三人之死的元凶纷纷被人揭发出来。当初六王形成对立争锋之势,为了相互铲除异己,推选自己这一方的人登上皇后之位,便实行了暗杀计划。

昨夜皇宫内的大内侍卫突然闯进安王府,直奔其书房,很快便搜到一封书信,上面写着:华兰与清荷已除,下一个,宫锦玉。

当下,皇上一道手谕,将安王府上下团团围住,不准任何人出入,所有人仿佛都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包括与一向交好的陵王府,直到次日大清早,有心之人便发觉安王府端倪。

早朝之上,皇上就像一个运筹帷幄的王者,在所有人都没有事先的警觉下定了安王的罪。而陵王却处之泰然地上前一步,请求皇上赐笔墨纸砚。

待笔墨纸砚上殿后,他用那苍劲地手臂在纸上挥洒了一句话:华兰与清荷已除,下一个,宫锦玉。

皇上看到上面的字时,眼神猛然迸出一抹凌厉的光芒直射陵王,不为其他,只因陵王所写的字迹,与皇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若皇上单凭一纸书信便定安王之罪,未免太过草率,任何字迹都是可以模仿的,包括皇上你的字。”陵王的声音如一柄锋利的剑,直逼皇上。

“但这封信是在安王府找到的。”

“那么也有可能是有人事先放进去,嫁祸于安王。不然皇上如何会在深夜突然命人闯入安王府,甚至那么肯定书信一定在书房内呢?”陵王这话像是说给满朝文武听,更像是将嫁祸的矛头直指皇上。

皇上却是一笑,将手中之纸轻轻收起,“这么说来,安王倒是个受害者了。不过证据确凿,不容质疑。但疑点尚存,暂时将安王软禁在府内,若是一个月内陵王能拿出其它有利证据,那朕便放他。若是拿不出,陵王就闭上你的嘴,否则朕视你为合谋者一并给办了。”

退朝之后,皇上却单独留下了陵王,他笑着对陵王说了一句话:皇叔可知朕如何得到安王有这封信的消息吗?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朕的自编自导吗?不过是有人在暗中通风报信,朕便顺水推舟罢了。

陵王脸色阴沉地回到府上,所有下人都不敢上前过问一句,因为此刻陵王浑身上下皆散发着浓郁地杀气。

他进入书房,移开书架后便见一个暗格自动打开,里面放着一个锦盒,盒内许多书信皆存放于此。他找了许久,终于还是重重地合上锦盒。

他之所以如此愤怒,只因皇上在安王府上搜出的书信并非安王所有,而是杀手完成任务后飞鸽传书给他的一封信。

他留书信无非是为了牵制那些杀手背后的主子,他一直存放的如此之好,而四周戒备如此森严竟然有人能盗走这封信,转而再放至端木矍的书房内。

若真是皇上的人,为何多此一举,不干脆来陵王府搜信便可,非要转到安王府。

他的目光森然地扫过那半开半掩的窗,脑海中瞬间闪现出夜里那个女子翻身溜入书房偷书的身影……

——赶着稿子,写到凌晨,真累。

要开始虐了,亲们做好准备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