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玄幻 > 才女的后宫生活 > 番外 八:夏侯羲与夏侯韵寒(姻缘篇 )

才女的后宫生活 番外 八:夏侯羲与夏侯韵寒(姻缘篇 )

作者:小怜伶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10-12 00:59:17 来源:本站11

番外八:夏侯羲与夏侯韵寒(姻缘篇)

“太子哥哥,我已经能预见你被父皇痛扁情景了,然后被父皇强制提前继承皇位,再然后会被勒令娶一堆的女人,为我们夏侯家和母后的轩辕家生下继承人,沦为种马。”一如冰霜的美艳女子,用着她毫无高低起伏的语气,与一妖魅摄魂的男子道。

“不……不会吧。”想起父皇那双如冰晶一般的赤红色双眸,男子不禁打了个冷战。

女子缓缓起身,举止尽显高雅尊贵,漠然回眸望向男子,月光如流水,幽幽倾泻在她若瀑布般垂直的青丝上,柔亮熠熠,几韵银辉被她晶莹的瞳眸所折射,绽放出更为耀眼的光芒。

“你不知道这雪玉凤簪,是父皇当年送予母后的成人礼吗?这其中的寓意就非同一般了,且明日我的成人礼,母后还将会用这玉簪予我加笄,如此重要之物,却惨遭你手,别说是父皇,”她的语调依然没有轻重缓急,让人难以揣测她的心思,眼眸幽幽望向坤凤殿,“恐怕母后都会恼了。”

闻言,男子倏然呆滞,妖魅绝美的脸庞不断的在抽搐着,别人许是不知,可他却是甚是清楚的,在曦国与唐国最能一语定乾坤的人就是母后了,她可以说是幕后的女皇。而且按父皇和皇叔对母后的宠爱,就是惹得她微微的不悦,都会有人要遭殃,现下他却把母后极为珍视的雪玉凤簪给折断了,呃……不知自己这小身板,经得住父皇和皇叔的折腾不。

只觉汗如雨下,哆哆嗦嗦的道,“妹……妹……快……帮帮……哥……哥哥……想想……办法吧。”

夏侯韵寒一耸肩,依然显漠然,“这雪玉凤簪,是父皇亲手雕琢的,就算你能找来雪玉,也难模仿父皇的雕工,”行至夏侯羲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很是兄妹情深道,“哥,保重,寒儿会去悼念你的。”

夏侯羲先是愕然,后愤愤道,“亏哥哥平时那么疼你,”硬是挤出泪水几滴,“你知道,你这样会多伤哥哥的心吗?”

夏侯韵寒继续耸耸肩,无所谓道,“没办法,你要是惹了父皇,或者皇叔都好办,只要母后说句话就能摆平的,但你惹恼的可是母后呀,那后果难以估量。”说完,欲姗姗步出东宫,却又闻。

“嘻嘻,是吗?”夏侯羲将额前的碎发几缕抚弄了下,踱着优雅的步伐走向烛台前,让烛光柔柔的笼罩着他,粉淡的双唇露出奸诈的笑,却让他更显邪魅了,“听说几日前,皇奶奶在为我选妃时,顺便也为你留意了下驸马的人选,还听说,今年的新科状元甚是合皇奶奶的意,连父皇也对他大为赞许,故而……。”末了,故意将尾音拉得长长的,却不道完。

微微一回眸,淡淡道,“那又如何,只要我和母后说我不喜欢他,母后不会勉强我的。”

修长的指尖拨弄着烛火,边道,“哦,忘了说,那天母后也在场,她似乎也不反对。”

无视妹妹愈发冰冷的双魇,笑一如常时挂在嘴边,走过去揽着她的肩膀道,“怎么样,你帮我解决这发簪的事,我帮你搞定薛羿的事,公平吧。”

“薛羿?”夏侯韵寒一挑细眉道。

“是呀,今年的新科状元就是他。”夏侯羲笑得与那狐狸一般。

星眸瞥向他,“你怎么帮我搞定他?”

“他可是我的好朋友哦,且我还知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夏侯羲向她眨眨眼。

夏侯韵寒垂眸思索片刻后,“皇婶有支雪玉簪与母后这支凤簪很是相似,你可以向皇婶借。”

“相似而已呀,母后一看便知真伪了。”

夏侯韵寒白了他一眼,“真笨,别让母后凑近了看不就行了吗?”

夏侯羲一拍脑门,“母后可是要给你挽发加笄,能不凑近吗?”

尖尖玉指一戳他胸口,“以后别说你是我哥哥,说你笨,你还真的笨的可以哦,笈礼只要是长辈就行,长辈,懂了吗?”

她的一语惊醒梦中人,夏侯羲大叫道,“你是说皇奶奶?”

拨开他放在肩膀的手,款款转身,“母后挽发,皇奶奶插笄,不都解决了吗?”

“对呀,妹妹你真聪明。”夏侯羲终于又看到了光明的前程了。

“那你准备怎么搞定薛羿?”这才是她最为关心的。

夏侯羲耸耸肩,“那就更简单了,让薛羿尽快娶了他那意中人便行了,母后绝对不会让你与人共侍一夫的。”

夏侯韵寒点点头,望向殿外朗朗明月,真的就那么简单吗?可为何她总觉得和那薛羿纠缠只是个开始而已呢?

夏侯韵寒封号嘉慧公主,深得冥帝与芙后宠爱,可谓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如今年及十五,到了可婚嫁之年,使百官皆翘首以待,且不论她那倾国倾城之貌,就说能迎娶到她,那一生的福禄定是青云直上,无须愁的,故而今日她的成人礼百官皆为到齐,更是携带其得意子嗣一同前来,这私底下的用意,众人都是心照不宣。

现场一片寂静,中摆放一香案,安上供奉夏侯列位先祖,旁坐一侧坐夏侯龙舜与宁韵寒,夏侯羲身着太子正装立于他们身后,另一侧端坐月玉容,他们神情皆显骄傲与愉悦,香炉中熏香冉冉,也渲染上了一种神秘和庄重的气氛,由夏侯昽轩所演奏的高山流水为礼乐,也倍显高雅。

公主的加笄礼会被常人要繁琐许多,在赞礼官一声开始高唱下,夏侯韵寒淡然飘逸的走进场中,先以盥净手,由宁韵寒亲自为其挽起发髻,月玉容为其插上发笄,着色浅素雅的襦裙,象征这豆蔻少女的纯真,此为初加,后以大礼叩拜父母。

紧接着再净手,月玉容为她取下发笄,插上雪玉凤簪,在襦裙之上着端庄深衣,象征着花季少女的明丽,此为再加,后再以大礼叩拜父母。

在这一环节,最为紧张的是夏侯羲,唯恐夏侯龙舜与宁韵寒瞧出那雪玉凤簪有异,不时的干笑引开他们两人的注意力,终在最后有惊无险的渡过了。

最后,别以钗冠,再着大袖礼衣,此为三加,在叩拜完父母后,赞礼官高唱,“礼成。”

夏侯韵寒回身面向众人,顿显皇家公主的雍容大气,典雅秀丽,百官俯首参拜,山呼千岁。

夜晚皇宫御花园中更是大摆宴席,庆贺她成人,连甚少出现在此类宴会之上的宁韵寒都盛装出席。

底下百官更是卯足了劲头,只为更显突出,相互较劲,背后的火药味甚浓,可正主夏侯韵寒却视而不见,在与一旁的夏侯羲窃窃低语。

“什么?”夏侯韵寒低低的咬牙道,“你不是说很简单吗?”

夏侯羲干笑道,“那个……那个其实是很简单的,可……糟就糟在薛羿那意中人,在他进京赶考后就失踪,如今遍寻无果,所以……呵呵……。”

此时,端坐在正殿之上的皇太后月玉容,满是欣喜的开腔道,“近日哀家听闻,新科状元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这等青年才俊哀家可定要见见。”

“薛爱卿,上前来让太后见见吧。”夏侯龙舜沉声道。

在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中,一人身着淡紫色长袍,外衬以白色轻纱长衫,甚显儒雅不凡,只见他徐徐走出百官之列,颔首叩拜。

“平身吧,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是何等的人杰?”月玉容话外有意道。

她此言一出,众人也都明白了这背后的用意,夏侯韵寒更是气得不住的狂掐夏侯羲,痛得他龇牙咧嘴的,又不敢出声。

“太后过奖了,微臣也不过是粗俗莽夫一名,实难登大雅。”薛羿声沉而富有磁性,予人沉着稳重之感。

“薛爱卿也不必拘礼,起身与太后说话便是。”夏侯龙舜对薛羿甚是满意的,也有意招为婿,可他的心甘宝贝说,这要看女儿的意思,如若两情相悦,倒是美事,反之勉强也无果,故而今日也只是意在让薛羿和寒儿先见个面。

“谢谢陛下、太后。”

薛羿悠然起身,细碎的长发覆盖在他光洁的额前,直垂到了浓密的睫毛之上,一双温柔得如似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瞳眸秋波柳柳,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庞上,风起衣纱飞扬,皎如玉树临风。

月玉容看了连连点头,宁韵寒也淡淡的笑噙在唇边,大有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

看得夏侯韵寒更是银牙都咬碎了,狠狠的掐了一把夏侯羲,痛得他差点就跳了起来,连连哀求道,“妹呀,别再掐了,很痛呀。”

“你可是说会帮我搞定的,你再不想办法,都就真的要嫁他了。”拔下手中的雪玉簪,在他眼前晃到,“那时这簪子我就让母后鉴赏下了。”

夏侯羲陪着笑道,“妹,你放心,他绝对不会娶你的。”

“不会?父皇下旨了,他不想也得娶了。”激动不已的夏侯韵寒,常时毫无高低起伏的语调都拔高了,也引起了上头几位长辈的注意。

“寒儿。”宁韵寒轻唤道,从女儿的阴沉的小脸中,可知她定是不喜他们来给她点这鸳鸯谱的了,其实也不会强迫她的了,一切都随缘了。

夏侯韵寒款款起身,借青丝倾泻遮挡之际,威胁夏侯羲道,“哥,妹妹我如果莫名其妙的就这么被嫁出去了,我也会帮着皇奶奶给你挑一大堆妃子的。”着重那一大堆三个字。

夏侯羲想到一堆的丑女向他发嗲,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在他眼里世间已难有比母亲和妹妹更为美丽的女子了,就连他自己都比那些女人漂亮多了,虽然他也不想用漂亮这词来形容自己,但这是实情。

“皇奶奶,父皇,母后。”夏侯韵寒站在薛羿身旁娇柔行礼道。

宁韵寒向她招招手,“来,寒儿。”

轻盈落座在母亲身边,还有意无意的将头上的雪玉簪子靠近母亲,令夏侯羲紧张得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还差点将那银杯用牙给咬崩了。

“寒儿,和你哥在说什么呢?难得见你大声喧哗。”宁韵寒抚着女儿的发丝温柔的问道。

夏侯韵寒不住的给夏侯羲使眼色,让他快想法子,边道,“没什么,母后。”

不过一旁的夏侯龙舜倒是看出点端倪来了,“寒儿,你和羲儿在眉来眼去的做什么呢?”

本是以喝酒做掩饰的夏侯羲,闻言,口中的佳酿喷出三丈外,还被呛了半天。

见他置身事外,夏侯韵寒恼了,故意道,“母后,寒儿还没谢过母后赐予的雪玉凤簪呢。”

提起的雪玉凤簪,在外人前甚少表情的宁韵寒都不由笑若花开,抬眸望向女儿发髻上的发簪,瞬时一怔,愕然拔下那簪子,道,“这不是母后给你的那支簪子。”

夏侯羲自知事情败露了,不着痕迹的就想抽身离去。

“咦,是吗?可这是皇奶奶给我戴上的呀。”夏侯韵寒装作无辜道。

“诶?那不是今早借给羲儿的簪子吗?”在宁韵寒下手座上的索菲亚道,“怎么会在寒儿这了?”

夏侯龙舜忽然沉声一吼,“夏侯羲。”

众人齐望向夏侯羲的方向,只见他正拎着衣袍下摆,踮着脚尖,欲偷偷离席,夏侯龙舜的一吼犹如定身术,顿时让他僵住了。

“羲儿,你又闯祸了吧。”夏侯昽轩在一旁笑道,对这从小就精力旺盛的侄儿,他甚是喜爱的。

“羲儿,能解释下这雪玉凤簪的去向吗?”知儿莫若母,宁韵寒深知他定是又做错事了,若是那别的事,她倒可以不加以追究,这可是事关雪玉凤簪,不管如何都得问清。

“那个……那个……。”夏侯羲那个了半天没说出句整话来。

“羲儿。”夏侯龙舜也沉声唤道。

夏侯羲紧张得不住用手拭去额头的汗水,一边不住的向薛羿使眼色,让他帮忙解围,可薛羿难得从众人关注的中脱身,才不会趟他们家的浑水呢,故而装作看不见。

无奈夏侯羲支支唔唔道,“那个……儿臣……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的哦,母后。”

“什么不小心?”宁韵寒弯眉已微蹙,“难道你将簪子丢失了?”

“没,没丢母后。”夏侯羲赶紧解释,丢倒是没丢,不过也比丢了好不到哪去,心中暗道。

爱妻成狂的夏侯龙舜,见妻子不悦,厉声道,“快说。”

哆哆嗦嗦的从袖口中摸出早已断成两截的簪子,边往月玉容的身后挪去,边道,“母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不小心就踩断……。”

“很好,很好,很好。”宁韵寒连道三声很好,虽面无表情,但从她语气中的寒意,可知她已恼了。

缓缓起身,“怪不得突然要皇奶奶来给寒儿加笄呢,原来是为了这事呀。”

夏侯羲赶忙摆摆手,“母后,这可是妹妹的主意。”很没义气的将夏侯韵寒也拉下水了,谁叫她在一旁悠然自然,事不关己呢。

“嗯?”宁韵寒回眸望着女儿,银眸中的意思已明了。

夏侯韵寒恨不得咬夏侯羲几口,“母后,那是太子哥让我帮他的。”

“才不是呢,你是为了让我帮你摆脱皇奶奶给你和薛羿点的鸳鸯谱,作为交换才帮我想的折。”夏侯羲抱着兄妹有难一起当想法,全盘托出。

闻言,薛羿和百官惊愕,原来驸马已内定了,薛羿更是惶惶不安,不过似乎这位公主也不愿意,才稍微放心。

“寒儿,是这样吗?”宁韵寒声轻了不少,几乎难辨。

夏侯韵寒不敢再辩解,唯恐再激怒母亲。

见女儿不语,宁韵寒回身与夏侯龙舜道,“龙,看来我们对这两个孩子也太过放纵了,今日无论如何也该让他们定下性子了。”母仪天下的端庄与威严顿显,“下旨赐婚吧,薛羿这孩子我也看得甚是满意,沉稳斯文,和寒儿极为班配,就这么定下了。”

“父皇。”夏侯韵寒赶紧向夏侯龙舜求救道。

“好,就这么办了。”夏侯龙舜才不会理女儿的哀求。

薛羿更是惊呆了,都忘了出声婉拒了。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急转直下,刚才不是还在说簪子的事吗?怎么一下子有跳到这赐婚来了,他们这家子人到底是怎么思考问题,思维跳跃也太快了点吧。

“羲儿,还有你。”宁韵寒一声叫唤,让在一旁以为没自己什么事的夏侯羲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皇奶奶已为你挑选了几位太子妃的人选,你自己从中挑出一个来,择日完婚。”

“啊。”这下轮到夏侯羲哀号了,“母后,我不要娶那些丑八怪,除了天上掉下的仙女能与我匹配,我谁都不娶。”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还举手向天起誓。

可就在此时,从空中急速掉落一黑影,下意识他就伸手去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在不甚明亮的烛火中,可见夏侯羲接住的是个人,且还是个女人。

寂静,寂静再寂静,只有风起拂过园林,竹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望着儿子怀里身着蕾丝花边小礼服的女孩,宁韵寒笑了,看来能跨越时空的,可不止她一人呀,“羲儿,上天实现你的愿望了。”

“呃……。” 恒点小说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