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玄幻 > 恶魔的女佣王妃 > 第三十章 :宁做鸳鸯不羡仙

恶魔的女佣王妃 第三十章 :宁做鸳鸯不羡仙

作者:欣欣狼崽崽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10-12 00:57:25 来源:本站11

第三十章:宁做鸳鸯不羡仙

霍西尔睁大眼眸,诧异,更多的是愤怒,秦思怡……竟然会在地魔的阵列……这是第一次,她站在了与他相对立的位置……一直以为,她是不会背弃他的……没想到……

霍西尔血色的眸,注满不屑,紧紧望着她黯淡的眸,血红的唇,不自觉地紧紧抿住,双拳紧握着……

“格瑞斯!”

酷奈与鸠勿来到了格瑞斯的身边,格瑞斯惊讶地回过头去,确见酷奈满面严肃。

“她们,被抽去了灵魂,为地魔效力……”

“哼,酷奈!你终于到了,我等你很久了!接招!”

一名男子猛地飞出,直冲酷奈而去,速度与出招,都是致命的!

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格瑞斯脑中……修慕!残月宫的男宠!

为什么……他也会……

“酷奈!把月儿还给我!”

酷奈退了几步,没有还手,只是躲闪着。修慕的进攻,可丝毫没有一点留手,招招致命!

格瑞斯皱起眉头,鸠勿似笑非笑地解说着,粉嫩的脸蛋没有特别严肃的神色,像是在说一个故事,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

“他们都是将灵魂卖给了地魔,修慕,洳卿,秦思怡,为爱而出卖灵魂,柏木苛为了权势,修慕得了高深武艺,只为了打赢酷奈,秦思怡为霍西尔,证明自己的自尊,洳卿……为了你!”

鸠勿含笑望着格瑞斯,格瑞斯吗紧紧皱眉……洳卿,如何是为了我?……

“地魔……已经复苏了?”

格瑞斯没有顺着洳卿的问题问下去,而今,解救他们要紧,不需要了解原因……

“地魔没有醒……”

鸠勿顿了一下,奶味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严肃的神色……更多的是忧虑……

“地魔之子……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她才是幕后黑手……最大的祸患!”

鸠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瞥了一眼战斗中的酷奈……

“地魔……之子?”

格瑞斯疑惑地看一眼霍西尔,霍西尔紧抿双唇,面色凝重……、

“住手!”

较小的身躯,急促地跑了过来,正打得不可开交的二人,纷纷愣住。

“月儿……”

一直处于防守的酷奈,静静地站着,表情有些呆愣,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修幕扔下手中的刀剑,跑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儿面前,将较小的身躯,一把拥入怀中。

“月儿,月儿,月儿……”

修幕从未如此有勇气过,可以像这样,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是他从不敢想过的事……

残月浅笑,温柔的模样,令他惊愕……

他的月儿,一直都是那么的冷漠,温柔的她,让他觉得惊恐,总觉得她离他越来越远了……

“修幕,为了一个冷血的残月,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值得吗?”

残月淡然开口,实在分不清楚,现在的残月,究竟是那冷血无情的残月,还是只属于酷奈的温柔似水的残月……

“值得!月儿!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着你!”

残月浅笑摇头,一脸淡定,走上前去,看着酷奈,紧紧地拥住酷奈的手臂。

“修幕,你还不明白吗?不论是怎样的残月,都是属于酷奈的,难道你还不曾明白,你现在,正站在世人敌对的那一端么?修幕,收手吧!”

修幕紧紧抿住双唇,身子颤颤巍巍的,清秀的脸蛋,隔了许久,才露出冷冷的笑意。

“月儿!你是我的!幻树大人答应过,你是我的!月儿,你是我的!”

酷奈紧紧皱起眉头,幻树……幻树……为什么,是幻树?

早已经猜到,地魔另有他人,却没有想到……地魔竟是自己的妹妹……

酷奈回过头去,想在鸠勿的脸上,寻找到一丝的否认……格瑞斯整个身子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幻树……幻树……幻树……怎么可能是幻树……怎么可能?

幻树一直都在他的身边,那样帮着他……怎么会是幻树……怎么可能……

格瑞斯猛然摇头,游览的眸子,愈渐黯淡,不会的!绝对不是幻树,她……定是有什么苦衷的!

“格瑞斯,你终于还是来了……”

幻树的声音,响彻古堡,这个声音,自小便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只是这一次听来,却是这样的低沉,陌生……

“幻树!告诉我,你不是地魔……告诉我!”

格瑞斯痛苦地冲着古堡大声喊叫,从未如此放肆的狂吼过……

“哈哈哈……你会在乎吗?我是不是地魔,你会在乎吗?你心里从来就没有我的位置,从来都只有藻儿……一直都是!”

“幻树……”

幻树没有理会格瑞斯的苦痛,继续着自己的话,似乎只是在说给自己听……低沉沙哑的嗓音,已经全然没有了精灵的气息,变得诡异,恐怖……

“所以,我想让你记得我,永世都要记得我……我要让她死!哈哈哈……不要怪我,格瑞斯,原本我只想着要让她与霍西尔结合,让你痛苦,然后接受我,可是!霍西尔背叛了地魔,背叛了我……哼,就为了这可笑的爱情?百日之期,你以为我是在为你谋时间?哼,格瑞斯,错只错在你太相信了人!紫姒是我安置在酷奈身旁的,从酷奈制造出她的那一刻,我就将邪恶的种子,移接到她的身体里了,酷奈,你以为我会轻易原谅你?哼哼,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幻树……”

这一次,并不是格瑞斯,而是呆愣很久的酷奈……幽蓝的身子,不停地散着幽蓝的光子,眼神已经不再纯澈……

“不要叫我!你们灵长家族的人,不配叫我的名字!”

幻树狂怒,低沉的嗓音,夹杂着痛苦与愤怒,幻树站在古堡之顶,没有纯白的衣,暗黑的莲花,已经将天边的纯洁,晕染成大片的黑色,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就是因为你们,害的母亲离我而去……我,是地魔之子,我并不是精灵,哼,我只是魔族的逆子……而他,霍西尔,只是我的一颗棋子,我不准备让你死去的,是你背叛了魔族,背叛了我的,你为了你那可笑的爱情背叛魔族,你会得到相应的惩罚的!哈哈哈哈,秦思怡,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秦思怡暗淡的眸,闪过一丝晶莹,冲向了霍西尔,仿佛是那没有加上电的机器人,一瞬间得到了充足的能量,秦思怡手上的短剑,这般有力,招招致命……

霍西尔只是躲闪,对于秦思怡,他不算没有感情的……她放下了所有,包括最重要的自尊,给了他爱,他就算再如何冷血,都不可能会对她出手……

幻树笑得狰狞,站在古堡巅峰,似看戏一般,指挥着出卖了灵魂的人儿……

“霍西尔,告诉你一个秘密吧,秦思怡现在有了你的骨肉,你出手吧,亲手杀死自己的骨肉吧,哈哈哈哈”

霍西尔惊愕,停下了防卫,短剑猝不及防地刺入了霍西尔的胸口,丝毫没有迟疑,霍西尔瞪大双眸,惊愕地看着沾满鲜血的手,将短剑从他的身子抽出来,黯淡的眼眸,淌出了晶莹的泪珠……血色的瞳,在一瞬间,变得柔情似水……秦思怡怔愣住,胸口若撕裂一般疼,艳红的唇,一字一顿地喊出了他的名字,泪水划过了她的脸。

“霍……穆……”

她倒下了,紧紧地捂住胸口,躺在了他的怀里,睁着眼睛,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滴滴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她笑了……因为她知道,霍西尔这一刻的温柔,是属于她的……

幻树胸口一阵绞痛,一道黑色的雾气,从她身子奔腾而出,那是秦思怡的灵魂……

幻树恼羞成怒,原本清纯的脸,浮现出狰狞……

“你们,全部都得死去!”

强大的气场,将天边遮得密不透风,整个世界,被无尽的黑暗包围着……

地魔,终于是苏醒了……在幻树娇小的身躯里苏醒了……

“够了!”

格瑞斯低吼了一声,与酷奈相视一眼,黑色的唇,浮出冷冽的味道……

“哼,即使是幻树,做了这种事,也是不可原谅的!地魔……今天就让我们彻底毁灭你!”

格瑞斯与酷奈纷纷运起身体的能量,形成了强大的光束……

紫姒与伯木苛露出狰狞,自后攻击……

鸠勿望一眼两人,嘴角泛起嘲笑……

“孽障,不知死活!”

鸠勿双手一挥,将两人狠狠甩开,紫姒与伯木苛两人元神俱灭,灰飞烟灭……

残月瞥一眼修幕,走向了鸠勿……

“鸠勿,救救修幕吧……”

“只有他自己可以救他!若只是执迷不悟,只有一条路!”

鸠勿意味深长地瞥一眼低落的修幕,即使出卖了灵魂,只要找回原本善良的良知,便可以恢复到自由之身,修幕,你是我弟弟,如何会不知呢……

好自为之……

千年之前,叶家诞下两男丁,长者为修亦,幼者名曰修幕。修幕自小习得文武之理,聪慧万分,修亦专心研道,继承道学。

地魔霍乱,叶家人丁惨亡,修亦修幕二人分散,自此便有了不同命运。

修幕虽聪慧过人,却未断了心中情爱,遇上残月,修亦悉心研道,却又仁慈过分,收了伯纳乌,伯木苛以及灵歌三弟子,伯纳乌憨厚,伯木苛机灵,灵歌能文善舞,可谓佳人。

这三弟子个个有慧根,道学武学方面,都不在话下。只是,这一日日的朝夕相处,换来的,却是不可自拔的情爱。

伯木苛精灵帅气,对灵歌亦是百般呵护,然而灵歌却始终钟情于憨厚木讷的伯纳乌……

鸠勿虽是三人的师傅,却始终不明白情爱,三人的困扰,鸠勿终还是解决不了……鸠勿终还是选择了隐居山林……星辰炼,便是鸠勿一生对情爱的理解了……

灵歌要与伯纳乌私奔,伯木苛由爱生恨,处处阻扰,最后背弃师门,投身魔道。伯纳乌顾念师兄弟情谊,最终还是放弃了灵歌……

灵歌离开师门,与伏魔圣骑士相遇相知,终相许,诞下洳卿……

灵歌夫妇为魔龙锐客锡所杀,灵歌临死前,将洳卿托付于伯纳乌……

前世因,今世果,一切都因缘而起,又因缘而灭……

鸠勿望着眼前的画面,地魔之难,延续了千万年,终于到了彻底解决的时候了……

祸及人界,灵长,精灵,吸血族的浩劫,终于还是上演了……

酷奈与格瑞斯二人,将胸中所蕴的能量积聚起来,相望一眼,极有默契地双双抬手,向着古堡顶端的人儿,发出攻击。

“地魔,觉悟吧!”

格瑞斯幽蓝的眸,散出一丝坚定,酷奈同样看着不似往常的幻树,某种闪现不同寻常的坚定。

同样是很重要的人,现在要想她发起攻击,也需要不一般的勇气与决心。

幻树乌黑的眼眸,已被冷酷嗜血所占据,雪色纯白的衣,已经染上了黝黑的黑莲,阴森悸怖。

白色的光束,照亮了天边乌黑的云彩,相似的场景,那么多,可是每一次,似乎都有幻树的支持……

格瑞斯心底的柔软,忽地似乎被刺痛了一下。

是啊,每一次,一有危险,挺身而出的,总是幻树,而现在呢,他是在干什么?

格瑞斯稍一分心,幻树便看出了破绽,毕竟是自小交心的好友,怎么会不明白格瑞斯的心慈手软……幻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似乎找到了下手的破绽,狰狞的脸,看不出一丝纯净的色彩。她轻轻一跃,身子似火箭一般,冲向格瑞斯。

格瑞斯与酷奈二人,躲闪不及,中了正着,尤其是心不在焉的格瑞斯,暗黑的唇,淌出刺目的鲜血。

“格瑞斯……”

酷奈关切地盯着格瑞斯的伤口,格瑞斯还是心软了……

“哈哈哈哈……怎么?格瑞斯,你下不了手了?格瑞斯,你快看看,那是谁?哈哈哈哈”

格瑞斯一行人抬起头,只见一抹娇小的身影,被绑在古堡的迷失屋内,身上似乎受了伤,一直处于昏迷,两个鬼魅般的身影,在凌沁欣的两侧,苍白若纸,一如初见时那般,毫无生气。

“欣欣!”

夜刀火柩!快救下藻儿,快!

格瑞斯在心底默默传音,夜刀火柩二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依旧若木偶一般站立着。幻树轻哼一声,眼底尽是不屑。

“我的殿下,您似乎忘记了,夜刀火柩是谁一手训练出来的了,您也似乎忘记了,您的最高幻术,是谁传授于您的!哈哈哈哈”

幻树一阵狂笑,紧接着,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格瑞斯,咆哮道。

“格瑞斯!我自小便与你交好,何时怠慢过你,你却始终容不下我?为什么!哼,今天,我就让她在你面前死去!我要你亲眼看着她死去,让你痛不欲生!”

幻树运起的力量,聚在手心,朝着迷失屋攻去,格瑞斯瞪大眼眸,跳上了半空,欲挡住这股能量,却没来得及……

眼见着快要落入凌沁欣的身体之上了,霍西尔捂着伤口,苍白的手,射出了血色的光束,正好与幻树的能量相抵消了。幻树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来不得反应,便冲着霍西尔发出攻势,地魔这般迅猛的力量,教人躲闪不及,鸠勿将霍西尔和秦思怡拉开,提醒着格瑞斯,使用星辰诀……

凡界的事,他实在不可以随意插手,格瑞斯在半空之中,盘起双腿,闭上了双眸,平下心静下了气……

幻树皱起眉头来,阴沉的脸,尽是狰狞。

“哼,不知死活,竟然打起坐来!简直不把我地魔放在眼里!”

格瑞斯嘴角扬起冷笑,对!他是地魔,不是幻树,这还有什么可以心软的呢?

星辰诀的一招一式,闪过脑中,格瑞斯气聚丹田,双手平摊,剑气犹存……

化有形为无形,变无形为有形!气做剑,行为易,这便是上乘!

格瑞斯扬起黑翼,在半空之间,舒展羽翼,若百鸟之凤,令人朝敬,气为剑,无形即有形,挥舞着剑气,屏息凝神,刺向了幻树,只见幻树阴笑一声,迅速抓起一个人影,挡在前方。已来不及收回的气场,直直冲向了幻树手上的洳卿……

修幕纵身一跃,挡在了格瑞斯之前,幻树猝不及防之际,救下了洳卿,凌厉的剑气,直直刺入了幻树的胸口……

酷奈跃入半空之中,在格瑞斯身后,将真气输给格瑞斯,残月霍西尔相继上前,将体内能量输给格瑞斯……修幕一跃而上,紧接着残月之后……

鸠勿点了下头,嘴角露出高深的笑意。

幻树满脸狰狞与惶恐,身体愈渐膨胀起来,清秀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只听得嘭地一声,暗黑的影,从她的身子里四处窜出,回到了每个人的身体内……幻树的真元,也飘散出来,落入了格瑞斯的手中……

天边的云,渐渐散去了,出现了幻树清丽的面容,竟有一抹拂不去的哀伤……

“殿下,对不起,做了那么多伤害你跟藻儿的事……”

格瑞斯浅笑摇头,暗黑的唇,有种说不出的感伤……渐渐地,云散了,幻树的影子,淡却了……仿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藻儿……”

格瑞斯抬起头,望向迷失屋,格瑞斯飞至迷失屋内,将捆绑着的凌沁欣松开了,紧紧地搂在怀中……

凌沁欣似乎是受了很重的伤,一直昏迷着……

欣欣,你睡得好香,好想紧紧搂着你,永远不放开……

欣欣,会痛吗?会冷吗?欣欣……

泪水滑落,滴在凌沁欣干燥的唇上,这份爱,逾越了千年,终于回到了两人紧紧相拥的时刻……

欣欣……

“格瑞斯,你是不死之身,破解封印,只需圣子之血……”

鸠勿稚嫩的声音,想在耳边,格瑞斯轻笑,望着欣欣白净的脸,封印解除了,欣欣……便会消失吗?

“破不破除封印,全在你!”

格瑞斯轻吐了一口气,淡然的笑,欣欣的伤……会好起来的!

格瑞斯轻轻抱起凌沁欣的身体,紧紧拥入怀中,暗黑的唇,覆上她白净的额头……

欣欣,我不要你离开,现在的爱,只属于你!凌沁欣……

藻儿,请原谅我,千年的记忆,我会好好保存……现在,就让我好好滴完完全全的爱眼前的女子,她是这般的纯洁,我好爱她……甚至,忘却了身份,只想与她一起,永永远远的,不再分开!

欣欣,我背弃了全世界,背弃了藻儿……整个世界,那么空,仅仅只剩你一个人,你一个影子!

凌沁欣,我,格瑞斯,再也不要与你分开!

格瑞斯仅仅拥住凌沁欣的身躯,如此细腻,昏迷中的凌沁欣,眼角滑下晶莹的泪珠,粉嫩的唇,漾起幸福的笑意……

真好!就这样,一辈子……

太阳也许会想休息放纵了乌云

会挡住你回到我怀里的北极星

但你不用着急我会找到你

我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旅行

天空难免会飘起雨淋湿你背影

为你努力我坚定挂上彩虹的心

彩绘所有担心期待和你贴近

(你和我更贴近)

不怕你的眼神会落在哪座国境

有时不安满满因为爱情满满

不用害怕会明白这坦白的未来

失去更勇敢酝酿最醇的爱

我知道我为谁存在

有时感动满满因为爱你满满

你懂得让我释怀并肩一起看海

再多的失望比不上这对白

我的生命因为你满满

时间会犹豫会呼吸会为我们停

会随心跳倒转到任何怀念场景

要一直相信你要一直依赖你

(要一直抱着你)

向全世界放映关于我们的电影

有时不安满满因为爱情满满

不用害怕会明白这坦白的未来

失去更勇敢酝酿最醇的爱

我知道我为谁存在

有时感动满满因为爱你满满

你懂得让我释怀并肩一起看海

再多的失望比不上这对白

我的生命因为你满满

有时不安满满因为爱情满满

不用害怕会明白这坦白的未来

失去更勇敢酝酿最醇的爱

我知道我为谁存在

我的生命因为你满满

藤蔓植物爬满庄园,墓地杂草丛生,稀疏有几座废弃的坟墓

伴着雷鸣电闪,血红的月色更显诡异,山崖之巅的古堡披着暗黑的外衣,格外阴森恐怖,时不时传出一阵阵婴儿的笑声,夹杂着些许惨叫声。

古堡之外,似乎与初见时,有了很大的区别。诡异的蔓淅草,显得毫无生气……

原本素雅的古堡,不知是哪里,总觉得有些怪异。

看守在古堡大门之外的两人,面色如纸,丝毫没有人的气息,夜刀脸上那道阴冷的伤疤,和着手上带血的镰刀,阴森悸怖,身旁妖艳的女子,若滴血的红唇,教人害怕!再夹杂着堡内若有似无的婴儿的啼笑,这种画面,很难让人保持着镇定。

“夜刀火柩,快拦着小哈克斯!”

格瑞斯自后面追上,一脸无奈,凌沁欣蹲在地上,抚着肚子肆意地笑……

小哈克斯这小恶魔,把他老爸折腾得欲哭无泪。不知是为何,小哈克斯似乎对他的家很不满意,一个劲地搞破坏,门外的蔓淅草,被他蹂躏得失去了本色……

对于格瑞斯,他这个很好脾气的英俊老爸,他似乎是不爱搭理,尽粘着妈妈,弄得格瑞斯一斤一斤地喝醋,终于明白,人类所谓的吃醋的滋味,原来就是这样子的!

大半夜,小哈克斯一阵哭声,打断了格瑞斯与凌沁欣温柔的缠绵,只要老爸老妈一亲热,这小家伙便会放肆大哭,紧接着,便是格瑞斯独守空闺了……

这小家伙似乎对女人,不是一般的感兴趣,就连自己的表姐,都要霸占着……

这也是最让他们头疼的事情,这小子才刚满三岁,却是出落得比他的老爸,甚至舅舅,更加英俊邪魅……可,再邪魅也罢,他毕竟只是三岁的小毛孩子,竟然已经有重女轻男的思想了……真是太让格瑞斯纠结了……

想当初,若是像霍西尔与秦思怡一般,生个女孩子,可能会乖一点吧……

格瑞斯抚额叹息,究竟为何,他的儿子,竟然会这么……色!对!绝对是色没错!

格瑞斯仰头长叹,无辜地瞅着凌沁欣,确见凌沁欣幸灾乐祸,一脸得意的模样,心底那是拔凉拔凉的……

古堡的上空,一抹幽蓝,窃窃地笑,身旁妖娆的红衣女子,紧紧相依,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若此幸福的生活,宁做鸳鸯,不羡仙……

追追赶赶高高低低

深呼吸然后与你执手相随

甜蜜中不再畏高

可这样跟你荡来荡去无畏无惧

天荒地老流连在摩天轮

在高处凝望世界流动

失落之处仍然会笑着哭

人间的跌荡默默迎送

当生命似流连在摩天轮

幸福处随时吻到星空

惊栗之处仍能与你互拥

彷佛游戏之中忘掉轻重

你给我留下好深刻的印象

你那把柔柔而又带几分磁性的声音

更加深深吸引住我

你同我讲放心啦有我陪住你

就这一刻我发觉我已钟意你

追追赶赶高高低低

惊险的程度叫畏高者昏迷

凭什么不怕跌低

多侥幸跟你共同面对时间流逝

东歪西倒忽高忽低

心惊与胆战去建立这亲厚关系

沿途就算意外脱轨

多得你陪我摇曳 恒点小说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