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都市 > 下堂妻 > 第十二章

下堂妻 第十二章

作者:郑媛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0-24 21:33:13 来源:本站

“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在电梯里,迎曦始终不妥协地反抗他。

黑耀司瞟了她一眼,脸色好看不到哪里去。

迎曦瑟缩了一下。“如果你再不放手,我会大声喊救命的!”她不怕死地威胁他。

黑耀司嗤笑一声,继续保持沉默,仿佛在嘲弄她的不自量力。

迎曦等到电梯门一开,立刻身体力行,大声尖叫──

“救命啊!黑耀司绑架我!”

想不到,整楝大楼的保全人员却仿佛视而不见,聊天的继续聊天、抽烟的继续抽烟──

黑耀司很轻易就把她挟持到地下停车场,迎曦挫败地意识到,这里根本是他的地盘,她想在这里讨救兵实在太傻了!

“如果Mike发现我失踪,一定会报警的。”她提醒他。

“无所谓,反正没有人找得到你。”他轻松地道,把她关到车上。

迎曦疑惑地瞪著他。“警察一定会找到我的。”

他嗤笑。“不可能,到时候你已经在一座无人的小岛上了。”他冲著她咧开俊脸。

迎曦呆住。“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岛上没有多余闲杂人等,只有我跟你。”他简洁明快地道。

迎曦怔怔瞪著他邪恶的笑脸,好半天说不出话,直到他绕过车子,打开另一边车门……

“你怎么可以限制我的自由!”她惊慌地谴责他。

黑耀司尚未回答,八公尺外的大楼结构柱后,突然震耳欲聋地,发出激烈的爆破声响──

混乱中,迎曦错愕地怔视著结构柱后,那名手里拿著黑枪的男人,直到黑耀司强行压下她的头──

“趴下!”

“砰砰砰──”

冒火的枪口连续发射子弹,黑耀司火速发动引擎,在偌大的停车场内横冲直撞。

“不要!”迎曦尖叫。

眼看著子弹险些从他的额头擦过,她的心快碎了。

“停车──求求你停车──”

“不行!”他用力踩下油门。

黑耀司执意杷车开走,她惊恐地瞪著他的上半身,曝露在玻璃窗上。

“砰砰──”

子弹射穿车门,同时射进黑耀司的手臂。

眼看著他的左手臂上鲜血迸流,迎曦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求求你,快停车……”她虚弱地哀求他。

“他会一并把你做掉!”他阴沈地道,稳定地转动方向盘。

迎曦双手捣住嘴巴,强大的恐惧让她的喉头严重哽咽。现往她终于明白,他冒生命危险开车,是为了她的安全。

迎曦瞪大眼睛,看清楚了那个放黑枪的男人,竟然是──姚家鼐!

眼见连续数枪无法得逞,迎曦看到姚家鼐走出柱子外,双手举起手枪,稳稳的标准目标……

这一刻,一股深深的恐惧抓住迎曦的心脏。

车子突然掉转车头,往结构柱的方向加速直冲──

黑耀司盯著不远处的目标,冷酷的表情,如平时一般专注。

“黑耀司,你不让我活,我就要你一起死!”姚家鼐疯狂地冷笑,用力扣下扳机……

“砰!”

车子撞上水泥柱,跟手枪发射的声音一同响起──

剧烈的撞击,让迎曦在一瞬间夫去了意识。

※※※

迎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洁白、安静的医院里。

慢慢睁开眼后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

“黑耀司!”她尖叫著。

茫然地瞪著惨白的墙壁,她怀疑自己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

温暖的拥抱,突然从背后圈住她的身体──

男人的大手,紧紧地环抱住她颤抖的娇躯,灼热的呼吸,喷佛在她敏感的颈窝上。

迎曦激动地反身抱住男人,浑然不觉自己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腮,她冰凉的脸颊贴在男人有力跳动的心脏上方──

黑耀司,他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我以为、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她哭的很厉害。

“傻瓜。”他宠溺地低喃,声音异常嘶哑。

她想起什么事,慌张地抬起头。“你的手臂不要紧吧?”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

“可是一定很痛,对不对?”她好心疼。

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有多爱他!在车上以为即将失去他那一刻,迎曦相信那刻骨铭心的恐惧,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别哭,我一点都不痛,但你要是再哭下去,我的心就开始痛了。”他粗嗄地道,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吻去她脸颊上的泪珠。

她羞赧地垂下眼,苍白的脸色转为红润。“你不要哄我了。”

“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他的态度突然变得很认真。

她相信,为了她,他就算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谁教你,老是那么霸道,我怎么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一时良心发现?”看到他的臂上层层缠绕的白纱布,染上赭红色的血迹,她的眼眶就发酸,忍不住掉眼泪。

“不许哭。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只要我办得到。”他懊恼地瞪著她的眼泪。

她想要的很简单,只有三个字。

“那我要你说那三个字。”抬起眼,为著他焦急的黑瞳,她幽幽地说。

他身体突然僵住……

“快说那三个字啊!”

既然他死不肯说,那她就直截了当,开口指点他一条明路。

“哪三个字?”他问著声,别扭地反问。

“就是那三个字嘛!”

两个人仿佛在猜谜语。

黑耀司嘴角掀动了半晌,好半天才不自在地挤出一声模糊的呢哝。

“你就是不肯说!”她背过身擦眼泪,怀疑他的诚意。

“我──”他深呼吸,终于投降。“我爱你,可以了吧?不许哭了!”

气急败坏地扳过她的肩膀,他才发现自己中计了──

小妮子根本不是在擦眼泪,而是背著他、捣著嘴在偷笑。

“商迎曦!”

“这么大声干嘛啦!耳朵会痛耶!”

瞪著他板起那张英俊的坏人脸,她高高兴兴地捧著他的“脸蛋”主动献上一吻,以行动平息他“火气”。

迎曦的主动很快转成被动,黑耀司轻易就扭转局势,掌握大局。

轻浅的一吻变成火辣的深吻,但纵然他的**炽烈,却很谨慎地被克制住。

要不是思及她的身体才刚经过撞击,能毫发未伤简直是奇迹,更何况还能保住他们的──

他英俊的脸上勾起一抹诡秘的浅笑……

没发现他算计的眼神,迎曦躺在他舒适的怀中,眼睛很自然地瞄到他左手包裹的纱布。

从他怀中抬起头,迎曦疑惑地问:“你还没解释,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姚家鼐他……”

“他已经穷途末路,当然会放手一搏,做濒死的反击。”他道。

“我不懂,他不是你的部属吗?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么疯狂的事?”迎曦问。

“原本,我不打算告诉你真相,但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一切。”他解释道:“事实上,半年多前你在我的床上看到商怀星,那其实是一场误会。”

他的话,让迎曦十分惊讶。

“虽然在遇见你之前,我已经认识商怀星。但是自从跟你在一起后,我就没再单独见过她。至于订婚前那一晚,你看到我们两人单独在房间内,其实是我故意造成的。只是,我没料到你会来找我,刚好看见那一幕。”他道。

“我不懂,”迎曦茫然地摇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了解的事太多,”他叹息,心疼地伸手抚平她紧拧的眉心。“事实上商怀星只是一颗棋子。当初她试图接近我,也许有私人目的,但是她的虚荣心很轻易就被利用,成为商业犯罪的共谋。”

“等一等……这太复杂了,那个利用怀星的人到底是谁?”迎曦太惊讶了。

“商怀星未认识我之前,已经结识姚家鼐,他们之间不止一般朋友关系。当时她利用姚家鼐来接近我,确实十分成功,但是她没料到姚家鼐是一只老狐狸,当小狐狸遇上老狐狸,毕竟还是失算了──当姚家鼐知道你是商怀星的姐姐,使反过来威胁她,要求她偷走档案,否则将公开过去他们两人在一起时,偷拍的裸照。只不过,当时他没料到,之后商怀星会真的一步登天,成为我的未婚妻。”

他接著道:“就因为姚家鼐是一只老狐狸,我必须让被窃取的资料,到手过程看起来不容易。让商怀星成为我的未婚妻,会让姚家鼐的威胁,更顺理成章。”他的算计,早在半年多前便开始,只不过意外地牺牲了迎曦。

“怀星她──她真的偷走了业务机密?”迎曦不敢相信。

她一直以为,怀星只是爱慕虚荣,没想到她为了名利,居然连触法的事都愿意去做、不计后果。

“她偷走的只是密码,一批被动过手脚的密码。只要有人妄想,利用伪密码打开集团主机内的极密档案,电脑就会自动联机到调查单位,同时开启摄影装置,并锁定主机和按键指纹,犯罪证据在一开始作案同时,已经输送到警署。换句话说,姚家鼐以为透过商怀星,所有的干系就不会牵连到他身上,其实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接下道:“一个星期前,他的事迹已经败露,亡命之徒,自然会不顾一切反击。”下结语。

“那么现在呢?已经抓到他了?”她好担心,姚家鼐会再伺机报复,伤害到她最爱的人。

“你放心,他再也不会出现了。”黑耀司肯定地道。

当时他掉转车头,正面迎击,就赌姚家鼐不会让开。一个已经濒临末路的人,只想置对方于死地,正因为如此,姚家鼐要了自己的命。

至于他,属于正当防卫,律师团自会替他善后。

不过,他却懊恼自己没有及时阻止姚家鼐,竟然让姚家鼐有机会,威胁到迎曦的生命!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迎曦叹息。

知道真相,迎曦没有释然,反而感到心酸。如果父亲还在世,一定会受不了打击。

“你会控告怀星吗?”迎曦问他。毕竟,怀星是她的妹妹。

“当然。”

“但是──”

“迎曦,人一旦做错事,不管愿不愿意都必须承担后果,这就是现实人生。”

迎曦明白他的意思。“那么,至少对她宽容一点,她只是价值观错误,况且她的人生已经得到惩罚了。”

“如果她有悔意、我可以考虑。”他不松口,因为商怀星曾经肆无忌惮伤害过迎曦,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

甚至,狠心隐瞒迎曦被扣留在美国的事,导致她在异国受到身心折磨,孤立无援下、根本求助无门。光是这件事,他就无法原谅商怀星。

“但愿,这一次的教训能让怀星体悟到,什么才是生命中,最可贵的事。”迎曦落寞地叹息。

“今天是我们最重要的日子,不该拿来讨论别人的事。”他突然转移话题。

“最重要的日子?”她眨眨大眼睛,猜不透他在卖什么关子。

“嫁给我,迎曦。”他紧拥著她,开口求婚。

“你……”她愣楞地瞪著他,满脸红霞。

他不是才刚说完爱她吗?

幸福一下子陆续来敲门,她应接不暇,觉得自已好像在做梦一样……

“快说,答应嫁给我!”

等了半天,没听到她回答,他开始心急。

“我……”她顿了一下,注意到他的脸孔绷得很紧。

“你愿意!好,就这么决定了!”他没耐性再等她支支吾吾,霸道的本性又死灰复燃。

“黑耀司!”她抗议。“这是我的权利耶!”

“那就快说!”他低吼。

这个小女人!专门生来折磨他的神经!

“好嘛……我愿意。”

看在他说出那三个字的份上,她大方地回报他的慷慨。

看到他释然的酷脸,让她忍不住掩嘴偷笑。

“等你的身体调养好一点,七天后我们就举行婚礼。”他道。

七天后?!“七天后就举行婚礼──会不会太快了?”她迟疑地问。

“太慢了!要不是出了事,本来今天就要举行婚礼!”他理所当然地道。

“今天?!”

她瞪大眼睛。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他把她绑走,打的是什么主意!

“可是,我根本没有准备──”

“有一整组的工作人员等著你,至于婚纱──我早已经替你准备好,一件全新的纯白色结婚礼服。”他道。

“纯白色的?可是你以前说过,不喜欢我穿白色的婚纱。”她凝望他。

“那只是借口,因为以前的我害怕承诺,而白色象征纯洁,看著我的新娘穿著白纱礼服,把她所有的一切全部交给我,我怕自己会临阵逃脱。”他诚实地道。

“你好胆小。”她嘲笑他。“那么,现在就不会吗?”调皮地问他。

“现在,”他抓住她,紧紧紧紧的抱在怀中。“我怕逃走的人是你!”坦诚他的忧虑。

她笑出声。“黑……”

“叫我阿司。”

“阿司──”

“嘘,现在不要说话,我的爱。”

他俯首吻住她的唇──

纵然尚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此刻,一切尽在不言中。

※※※

婚礼结束那一晚,感到胃部小有不适的新娘,香汗淋漓地躺在她的新婚老公怀里,疑惑地喃喃自语……

“奇怪,明明有算安全期啊……”

“嗯?”

男人手里抱著娇妻,正在养精蓄锐,培养下一波冲刺的体力。

“最近几天我老觉得胃部不太舒服,算一算,我的生理期好像有两个月没来了耶。”迎曦咕咕哝哝地呢喃。

黑耀司结实的身躯,突然可疑地僵住。

“可是,你不是说过,有算我的安全期吗?”她自言自语地呢哝。

时间突然停顿,一时间卧室内陷入沉寂。

过了半晌,男人终于粗嗄地接腔:“那个……咳,我骗你的。”

迎曦倏然瞪大明眸。“黑耀司?!”

他翻身压住她,在迎曦抗议之前吻住她的小嘴──

反正,人已经骗到手了,当初陷害她怀孕的私心,大可以不必计较了!

相信他亲爱的老婆,应该不会有意见才对!

嗯。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