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武侠 > 英雄志 > 第十章 吾皇万岁万万岁(下)

英雄志 第十章 吾皇万岁万万岁(下)

作者:孙晓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10-24 21:25:01 来源:本站

「钳」龙、「钳」龙,「钳」得栩栩如生,让人心头大有异感,众人听毕杨老夫人的说话,一时你望我,我望你,全都没了声音,华妹面色苍白,更已奔到母亲身边,乞求庇护。

华妹虽说年纪幼小,却也知道爹爹有一件御赐四爪金龙袍,更晓得爹爹的道号是「一代真龙」,她好害怕,世间若有大鹏金翅鸟,它会「钳」住爹爹么?

杨太君发声惊喊,走廊里脚步声大作,那老蔡又赶来了,急道:「怎么啦?老夫人又喘了?」顾倩兮点了点头,低声问道:「昨晚老太太病发,可也是看到这张图了?」老蔡低声道:「这我不清楚,可……可她昨晚开始喘,正是在这座廊子里……」众人面面相觑,都猜是这张图作怪了,一片寒寂间,忽听伍崇卿道:「大师,我听说这鸟吃了龙神之后,好像自己也会死,是吗?」

灵音道:「阿弥陀佛,伍施主所言不错。佛法之中,有业就有报,传说迦楼罗鸟食尽诸龙,死前便承受大苦难,焚尽残躯,仅留一心于金刚山顶,色如琉璃,号为如意明珠。」

伍崇卿道:「那就好,有业就有报,佛祖总算明理,省得还要我出手。」说了几句,便已迈步离去。艳婷深深吸了口气,牵住华妹的手,道:「我们走。」

经此一闹,众人谁也没心思玩儿了,便也各自告辞离开,杨绍奇使了个眼色,便与老蔡一同扶起了母亲,却听那杨老太口中仍在喃喃自语:「钳……龙、钳……龙……」

长廊里走得一乾二净,琼芳却还站在那儿,顾倩兮便道:「妹子,你若没事,今晚可否陪着我?姊姊有些事想请教你。」正想牵住她的手,琼芳却已默默摇头,正要离开,顾倩兮忙咳嗽一声,阿秀顿时领悟,忙在一旁哭喊:「芳姨!救我!救救我!我打了徐王的儿子,怕要被杀头了!你定要出面救阿秀啊!」

也是怕人家看得无聊,便满地来滚,正忙碌间,琼芳总算破涕为笑了:「小坏蛋,你下午溜去哪儿了?我和你娘到处找你呢。」阿秀见逗笑了她,忙挑了精彩段子来说:「我告诉你啊,咱下午遇到了几百名高手,对我拼命围攻,后来天边便飞出一个大魔王,当当地敲钟……三眼大佛也躺在树上,不停念佛……」琼芳笑了起来:「真是胡说八道。」

阿秀忙道:「真没骗你啊……不信你回头看看,魔王就躲在这廊子里哪……」

靠着阿秀胡缠乱搅,琼芳便被拉着走了,顾倩兮是个明白人,自知琼芳一定遇上了什么事情,却也不好在此多问,只携着她的手,追上了老太君。

走出长廊,面前已是殿前广场,放眼望去,广场里满满的全是人,又是官、又是眷,还有数不完的武林侠客,想来都是八王邀来的宾客,足有数百人之多。

人海在前,艳婷却是分毫不怕,看她率儿领女,一路排山倒海而去,几名侍卫必恭必敬,赶紧将她接引入席,看位子却是在唐王爷的棚架后,算来离御座金台最近,转看老太君,却是又咳又喘,只挤在人群之中,寸步难行。

顾倩兮道:「绍奇,咱们该坐哪儿?」杨绍奇忙道:「你们等等,我去问问。」老蔡叹道:「二爷又闹迷糊啦,还是老朽去问吧。」正要移步,却听拐杖声响起,来了一名大臣,拱手道:「下官马人杰,见过杨老夫人。」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来人瘸腿持杖,身穿大红朝袍,正是当今兵部尚书,马人杰驾到。

杨绍奇咳嗽一声,抖开了官袍,拜道:「卑职杨绍奇,叩见本部堂官。」这杨绍奇是兵部郎中,说来马人杰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只见这兵部尚书点了点头,目光一转,见到了琼芳,不由微微一奇,道:「这……这是少阁主?」一旁杨绍奇附耳道:「琼大姊,马大人和你说话。」

琼芳嗯了一声,别开头去,仍是不想应酬,马人杰便咳嗽几声,作了一揖,又朝顾倩兮看了一眼,轻轻地道:「夫人,半年没见到你了。」

顾倩兮嗯了一声,低头扶着婆婆,却也没应声,气氛又有些怪了。阿秀一旁看着,只觉得这个马大人应该认识母亲,正想偷听几句,却听马人杰吩咐随扈:「带着老夫人和少夫人过去席上,我与郎中有事要谈。」

那随扈行了过来,躬身道:「几位夫人,请随卑职来。」阿秀眨了眨眼,眼看母亲、琼芳都走了,正要随行而去,忽听马人杰道:「郎中,事情怎么样了?」杨绍奇咳嗽道:「这儿人多,说话不方便。」一听说话不便,那就非听不可,阿秀立时驻足下来,蹲在地下挖鼻孔,又听马人杰低声道:「顺道知会你一声,皇上已经派兵包围了红螺山,今晚怕要出大事了。」

阿秀咦了一声,大惊道:「什么?今晚要出大事了?」二人低头一看,却见一名小童还站在身旁,伸长了耳朵,正是阿秀在那儿偷听了。

马人杰咳嗽几声,道:「不说了,本部侍郎、各司郎中都在云会茶堂里议事,你一会儿也来吧。」提起拐杖,拿出主官的架子,便又一拐一拐的走了,阿秀追了过去,大喊道:「别走啊!皇上为何要包围红螺山啊?」

这喊声实在大,好似打雷一般,四下宾客莫不咦了一声,全都回头来看了。杨绍奇拉住了他,责骂道:「不许胡闹,快去陪着奶奶。」阿秀只想去找铁脚大叔,便呻吟道:「叔叔,人家想小便,好急啊……」杨绍奇责备道:「还想玩?你可知你娘下午到处找你,急成什么样了?不许去!」当即喊道:「老蔡!老蔡!」那老管家急急来了,忙道:「二爷,又怎么啦?」

杨绍奇取出令牌,道:「去找个侍卫来,记得挑个武功高的,仔细看着他,绝不许他再乱跑。」阿秀见自己要被囚禁了,不由大惊道:「叔叔!你……你干啥啊?」

杨绍奇携住阿秀的手,自向老蔡道:「还不快去!」老蔡急急去了,阿秀挣扎不依,哭道:「不要!不要把我关起来!」杨绍奇正色道:「阿秀听话!今晚真不能玩笑!」亲自拖着阿秀,便要去寻家人,却听一人喊道:「绍奇!我们在这儿!」转头去望,见了一座棚子,旗帜上是「寿春王」三字,转看棚子后方,顾倩兮早已扶着老太君坐下,琼芳却还站在一旁,若有所思。

眼看杨绍奇押着阿秀来了,顾倩兮便迎了过来,道:「怎么了?你们部里有事?」杨绍奇叹道:「是,今晚太乱,我得过去一趟。我已要老蔡找人来看着他,绝不能再让这孩子走丢。」

顾倩兮道:「好,你去忙你的吧,这儿有我。」说着挽住了琼芳,柔声道:「妹子,坐吧。」跟着又伸长了手,将阿秀拎了回来,不顾他还哭着,便已押到了椅上,就差手镣脚铐伺候了。

此时伍家、杨家都已坐定,座席相距极远,伍家人坐在唐王的棚子后,离皇帝最近,杨家却远在寿春王这棚,离金台最远,当真是天涯海角。阿秀却是低头流泪,什么也不管了,心里就只挂记着铁脚大叔,看适才伍崇卿现身,也没见他来,说不定又自己走了,正啜泣找人间,却听远处传来喊声:「寿春王到!」

「鞑靼国小王子到!」、「帖木儿汗国太子亲王到!」「鲁王爷!鲁王世子到!」阵阵呼喊中,一员又一员贵宾抵达,声势一个比一个浩大,山门铜锣当当响起,兵卒们忙里忙外,奔跑不休,太监们也是到处端茶倒水,就怕怠慢了一个。

申牌尽、酉牌初,四下都是王爷入场,阿秀这里自也有一个,人潮簇拥中,当先行来了一名瘦小孩童,和自己差不多年记,居然便是什么「寿春王」了。看他衣服上还打着补钉,好像是个穷光蛋,行到棚前,深深做了一揖,众宾客一齐起身,纷纷说道:「拜见寿春王。」

那小王爷道:「列位请坐,今日有幸与诸位嘉宾同席,小王不胜之喜。」

这「寿春王」年纪与阿秀相当,说话却是老气横秋,倒比阿秀懂事了几百倍。眼看广场里越发热闹了,四下武林人物纷纷进场,什么少林寺、真武观、峨眉山……当真是应接不暇,阿秀左瞧右望,本该是兴高采烈,可此刻没了铁脚大叔,什么都没了滋味。正垂泪间,却听隔壁棚子传来说话声,一名侍卫唱名道:「杜得籼、冯得诰、叶得开、侯得璋……」

听得话声,琼芳不由「啊」了一声,立时引颈眺看。阿秀也擦拭泪水,撇眼去看,只见隔邻棚子飘扬一面旗帜,正是「川王」两个大字,唱名之中,一个又一个弟子上前答诺,各领一条缎带,绑到臂上,又听那侍卫道:「吕得礼、吕得义……大伴习,陈得福。」

眼看扫把福现身,阿秀自也「咦」了一声,这才明白琼芳在看些什么,原来是华山派来了。

两边棚子咫尺相邻,那儿是「川王」,此地却是「寿春王」,看此时川王世子尚未驾临,苏颖超自也还没现身,那琼芳便又低下头去,好似发起了呆,一旁顾倩兮便握住她的手,自在她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兵荒马乱的,大家都在找人,阿秀也只东张西望,到处去找铁脚大叔,却听那侍卫的声音远远传来:「都坐好、都坐好……把刀剑拿过来……」取出封条,一一贴到弟子们的兵器上,又道:「记得,前方高台是皇上坐的,带着刀剑的,绝不许靠近那儿三丈,不然灭三族……一会儿万岁爷来了,记得跪得端正些……不然灭十族……别放屁、别打嗝、皇上没赐座,你就得站着……不然灭你妈七十九族……」一名弟子喃喃地道:「为什么是灭七十九族?」那侍卫冷笑道:「没凑整数,你不高兴是吧?对你这小子,保证灭千族。」

阿秀听着话声粗鲁怪异,急忙凝目来看,霎时心下狂喜:「是铁脚大叔!」

看这秦仲海好生本事,不知怎么领到了差事,居然还在这儿点名唱名,煞有介事,阿秀高兴极了,就怕他没见到自己,正想大喊大叫,引人注目,却听娘亲道:「怎么了?」阿秀忙道:「我……我肚子饿了……」娘亲信以为真了,居然从小包袱里拿出了肉包子,先派给了老奶奶,又给了琼芳两个,居然还替阿秀藏了三个,含笑附耳:「小心些,庙里不可以吃荤,别让大师傅见到了。」正说话间,川王那棚子又喊了起来:「大家小心!妖犬又来啦!」

阿秀低头一看,只见琼芳脚边多了条黑狗,正是那「扫把福」的死敌,看它激动摆尾,也不知是认得琼芳,还是认得包子,只管欢扑蹦跳,到处乱窜,宛如疯狗一般。

时在酉牌初,算来已是晚饭时分,各棚里都有人在吃着东西,想来今晚非熬到半夜不可,正吃着包子间,忽听老蔡道:「夫人,我找了一名侍卫来,您看着合不合用?」

阿秀回头一看,只见一人压低了官帽,自在那儿躬身,岂不就是铁脚大叔?

阿秀心下狂喜,正所谓请鬼拿药、引狼入室,看这老蔡谁不好找,居然请来了魔头看小孩?眼看娘亲咦了一声,只在上下打量铁脚大叔,阿秀心下一惊,也是怕她看出了破绽,忙大哭大喊:「娘!你赶走他!这人是坏人!阿秀不要他跟着!」

此言一出,娘亲果然心神微分,握住阿秀的手,柔声嘱咐:「乖,今晚真的不能乱跑了,忍着点,好吗?」阿秀哭嚷不依,眼角却偷偷后瞄,只见老蔡走到铁脚大叔身旁,低声陪笑:「差大哥,这孩子有些顽皮,劳驾您多费神,把他看紧点。」说着取来一张板凳,道:「坐吧、坐。」

阿秀兴奋起来了,看铁脚大叔就在背后,娘亲又在身旁,此刻真是什么都不缺了,他心情大好,立时转头道:「大叔,你不是要找伍崇卿……」娘亲听到了说话,不由微微一愣:「什么?谁要找伍崇卿?」此时棚子里疯狗乱窜,宾客们也是高声谈笑,吵得不可开交。阿秀忙道:「没……没什么……棚子里好吵……」还在想着如何传送消息,耳中却传来嗡嗡鸣响,听得一个嗓音道:「小心点,你娘认得我,只是还没想起来,可别太招摇了。」

阿秀心中怦怦一跳,赶忙点了点头,又听那嗓音道:「咱这是传音入密,外人听不到。你若听到了说话,便挖一挖鼻孔。」阿秀压低了嗓子,细声道:「要挖左边还是右边?」

娘亲听到了怪话,不由又是一愣:「什么?」阿秀脸上一红,只得双手挖入鼻孔,正想朝琼芳身上去擦,娘亲却又取出手帕,道:「拿着。」

阿秀擤起了鼻涕,只想着向铁脚大叔传话,可娘亲一旁监视,自己又没了纸笔,却该如何是好?撇眼去看,忽见琼芳低头抚着小狗,眼里好似闪着泪光,霎时灵机一动,忙道:「芳姨,你……你还好吗?」琼芳默然叹息,道:「不好。」

阿秀皱眉道:「不好啊……那你去找伍崇卿谈心吧,他不是等着你吗?」琼芳皱眉道:「我要找伍崇卿谈心?谁和你说的?」阿秀茫然道:「是你昨天和我说的啊,你说要进树林子里,便得先找伍崇卿借东西,怎么他来了这么会儿,你又不去了?」

琼芳疑惑道:「什么树林?借什么东西?」阿秀嗯嗯敷衍,忽道:「你等等,我听不清楚。」侧弯着腰,皱眉苦思:「什么?说大声点。」琼芳恼了:「你到底在干什么?」阿秀低声道:「我在听传音入密,你先别吵。」正专心间,琼芳已凑过头来,大吼一声:「哇!」

阿秀掩着耳朵,疼道:「你……你干什么啊?」琼芳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却于此时,耳中却真的传来了嗡嗡声,道:「小子别急,方才错失了机会,现下已经过不去了。」

阿秀咦了一声,有些听不懂了,便又拉住了琼芳,拼命骚扰:「等等,你说错失机会是什么意思?可否解释清楚些?」

琼芳满肚子心事,只想静静地坐着,可三番两次让这小鬼打扰,实在也是气恼了,把袖子一甩,正要起身离棚,顾倩兮忙道:「妹子别动气,来来来,咱俩换个位子……」正要起身换位,却听场里脚步声大作,来了一批又一批兵卒,全数守在广场两旁。

众宾客全都转过头来了,待见这批兵卒来人并非金吾卫,亦非羽林卫,却全数携带火枪。人人都觉得不对劲,阿秀也是吃了一惊,不知这批兵卒所为何来?莫非是发觉了铁脚大叔?正害怕间,却听那嗓音道:「别怕,这不是来抓我的。」阿秀喃喃地道:「那……那这是……」那嗓音道:「向你娘借面镜子。」

阿秀喔了一声,道:「娘,有镜子吗?」眼看娘不理睬自己,便又大哭大闹:「要镜子!要镜子!」琼芳怒道:「你能不说话吗?」娘亲也伸手来打:「没半点样子,坐好。」

阿秀滚倒在地,叫得如杀猪一样,附近一名官妇道:「我……我这儿有镜子。」取出了小圆镜,送了过来,阿秀大喜接下,正要举镜自照,铁脚大叔又吩咐了:「朝背后屋顶去照。」阿秀嗯了一声,提镜上仰,猛见屋顶上趴了几个黑影,便在华山棚子的正后方。阿秀心下大惊,耳中又听铁脚大叔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这些人是为华山而来。」

阿秀呆呆望着镜子,只见屋顶上的黑衣人专心守志,真是在盯着华山门人,可他们究竟在找什么人呢?正迷糊间,忽听场里传来喊声:「威武侯、正统军大都督、伍定远……到!」

场里传来哗哗脚步声,金台前行来一员国家大将,那巩志已然上前迎接,艳婷、伍崇卿、华妹也都起身了。阿秀心下一醒,才知是伍伯伯来了,正要收起镜子,忽然咦了一声,只见黑衣人后方又奔过了一道影子,悄没声息,如同鬼魅,非但黑衣人没发觉,连铁脚大叔也没知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阿秀满心骇然,不知是何方神圣到了,只见那影子来到了自家棚子后方,突然凝身不动,这便让阿秀眼里看得明白,来人竟是那「三眼大叔」!

阿秀惊疑不定,还不知该不该通知铁脚大叔,却于此时,肩头上让人拍了拍,阿秀转头一看,不觉魂飞天外,看这人唇上蓄着短须,不是让自己嘴里叫老子,心里骂孙子的「中极殿大学士」杨肃观大驾光临?

阿秀吓得魂飞天外,正要逃窜,身旁的琼芳却抢先一步,转身欲走,杨肃观却伸手拉住了她,附耳道:「没事,这儿有我。」眼看琼芳面色苍白,身上微微发抖,阿秀茫然不解,不知是怎么回事,却听殿门口传来喊声:「英国公、上赐行走干清宫、国丈琼武川……到!」

天王殿里行出了一排儒生,当先走了一名郡王,双手高捧一只红盘,盘上放了一只龙头钢鞭,随即来了一排家臣,左方一排全数佩剑,正是傅元影、吕应裳等华山剑客,右方一排手持玉如意,却是紫云轩儒生,其中一人手上牵了个孩童,正是那「川王世子」朱载志。

广场里静了下来,天王殿里慢慢行出了一名老者,身穿火凤大红袍,喘息低头,跨过了门坎,傅元影等人急忙抢上,低声道:「老爷子,小心脚下。」

国丈抵达会场,四下却无人上前问候,因为人人都知道,后头有个更要紧的人物来了。

当当锣声敲响,大雄宝殿传来脚步声,行出了一名老太监,正是当今「掌印太监」,东厂总管房万年到了。看他手捧一只玉盘,来到了寊榻御台,俯身跪倒,却将玉盘托过了头顶,全场宾客眼里看得明白,那盘里放着一只碧油油的方印,正是「正统之宝」。

传国玉玺到了,一时之间,八棚里八王八世子尽数起身,满场宾客也一发站起,阿秀呆了半晌,还不知该当如何,却也让爹爹拎了起来。

「皇上——驾到!」霎时之间,全场无分僧道、不分老幼,人人面向紫微北极,齐声下拜,喊道:「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籁俱寂间,远远的、阴阴的,从大殿方位传来了脚步声,阿秀呆呆抬头,只见远远来了一名老者,看他身穿龙袍,左手抱了一只猫,右手提了只拐杖,缓缓步上了金台,道:「房万年。」

那房总管急忙跪下,尖声道:「奴才在。」那老者淡淡地道:「皇后娘娘还没到?」房总管低声道:「小福子……小福子已去请了。」那老者坐了下来,从怀里取出了一道奏章,啪地一声,扔到了御榻上,说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笑了笑,俯身向前,低声道:「你们说这句话……有没有道理啊……」

(第22卷完)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